客服 帮助 收藏本站
现在时间:
出山名家汇艺术盛典
出山快讯  闸口海关查获年内首件禁止出境清代文物  香港8月将发行奥运会纪念邮票  《中国民间文物艺术品大系》主编与《古玩随笔》作者峰会举行  黄河三角洲视觉艺术研究中心成立大会隆重举行  刘奇葆:艺术家要用生活之源育艺术常青  
您所在的位置:出山首页 > 艺术资讯 > 综合新闻 > 邱振中:在1600平米中设计一条独特的观展路线

邱振中:在1600平米中设计一条独特的观展路线

2018/12/18 09:25:49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1447次 评论:0条 【我要说两句】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邱振中:在1600平米中空间生长 一场书写方式的“解放”和“革命”

  在完全开阔的1600平米空间,重新进行空间的分割,只有8件作品,巨大而鲜明的黑白和大小对比,不只是书写,邱振中同样设计了一条关于视觉节奏的观展路线。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12月15日,《语·默—邱振中:书写中的诗与哲学》在中关村壹号D区展厅开幕,此次展览是邱振中自2015年“起点与生成”展后又一大型个展。“语·默”意指当代文本竭力言说与存在之物不可言说之间巨大的对立。这里有两重含义:一重是当代的说和不说;一重是书写中的说与不说。出发点是当代哲学和当代诗歌。

  邱振中以横向书写的方式选取了德里达《延异》《书写与差异》片段与策兰诗集《暗蚀》创作大型壁书,以及首次呈现的大型装置作品《空·流》。现场播放着由德里达用法文进行的讲座以及策兰用德语朗读的诗歌。展览为观念、行为、视觉文本与语言文本的结合。

创作时的邱振中创作时的邱振中

  邱振中说,不读当代诗歌是精神上的残疾,不读当代哲学也是精神上的残疾。词锋犀利,但源自深心。邱振中认为,书法不仅要努力汲取这个时代的文化成果,也必须对这个时代的思想文化有所贡献。

  邱振中在此次的展览中设置了“双重阻断”,书写文字上的不可辨识,以及德里达与策兰文本的阅读困难。一方面给观者一种挫败感和敬畏感,同时也对更有求知欲的人开放了一个入口,去理解当代哲学与当代诗歌。

邱振中书写德里达《书写与差异》节选 2018 墙上水墨邱振中书写德里达《书写与差异》节选 2018 墙上水墨
德里达《最后的谈话:我向我自己开战》德里达《最后的谈话:我向我自己开战》

  70㎝×70㎝ 2018 纸本水墨

  重要的是,邱振中在书写的过程中改变了文本、心理、手与笔之间的关系。在书写的扭转中,人不断与笔发生冲突,换成另外的方向继续,此时所看到的已经不是一个标准字,变得难以辨识,看不懂。在邱振中看来,这是一种解放,对书写本身是一种革命。

  自“最初的四个系列”展(1989)开始,邱振中就极为关注汉语语义与视觉图形之间的对应、间隙与断裂,“语·默”展是这种长期关注的必然结果。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策展人夏可君认为:“展览作品中大多字迹不可辨识,这是艺术家追求的结果,并以此暗示视觉与语义的冲突。但书写的起端、过程和线条的节奏、质感与书法传统关系密切,在这种富有创意的书写中,亦开辟了书写的新的进路,书写性已成为当代艺术中的重要主题,中国书法中的书写性如何成为当代艺术的要素,这个展览提供了重要的启示。”

现场视频放映现场视频放映

  记录了从展厅的装修、搭建、书写以及最终完成效果的过程片段

《空·流》6×2.5×1.2m 2018 加拿大白松《空·流》6×2.5×1.2m 2018 加拿大白松

  此次展览首次展出邱振中的大型装置作品《空·流》。作品源于艺术家在狂草里体会到的“空间生长原则”,书写中不可预估的笔画形成的多重且各异的空间。利用木头构件的偏转造成线-面的扭动,与书写运笔形成呼应。它所包含的“扭转”和“生长”,与中国书法线条的内部运动存在某种关联。

  当代书写的出发点、图形与语言的共生、中国书法对于当代艺术的意义等诸多问题,在此次展览中得到澄清和推进。

艺术家对谈艺术家对谈

  雅昌艺术网:此次展览的空间布局您是如何来构想并实现的?

  邱振中:在墙体搭建完成后,整个空间留有大量的空白。实际上我要的是一种“仪式感”,一种宏大空间的感觉。之所以我能够这样构思,实际上是有一些自己布展、观展的经验。巨大的空白会迫使你关注眼前的这一件作品。这次展览的主题作品只有三件,主要是书写德里达的两段文章,还有策兰的一本诗集。扫二维码可以获得书写的对应文本。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的名称叫做“语·默”,我理解的是“语”是说出来,“默”是沉默,其实是一种对比。

  邱振中:因为中国哲学里有一句话“道兼语默”,意思是说深刻的思想者不论在说还是沉默的时候都可以表达出一种极高的智慧。所以“语”和“默”是既对立同时又相辅相成。这里有两重含义:一重是当代的说和不说;一重是书写中的说与不说。出发点是当代哲学和当代诗歌。

创作现场创作现场

  雅昌艺术网:您对德里达和策兰两人著作如何理解?为什么选择他们作为您创作的文本?

  邱振中:我曾说过,不读当代诗歌是精神上的残疾,不读当代哲学也是精神上的残疾。

  这确实是我很多年的感受。现代哲学非常难懂,很可能读半个月、一个月还没读懂一页,但当你一旦读懂以后会改变你整个对事物的看法。当代诗歌同样,策兰就是一个典型。德国人都说策兰的德语很难懂。他的诗歌表达了他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所受到的伤害,失去父母的惨痛,个人所受到的压迫,那种矛盾冲突,让他承受了一般人根本没有体验过的苦难,而且他用极简的语言表达出来。

德里达《延异》片段德里达《延异》片段

  936㎝×384㎝ 2018 墙上水墨

  之所以我要选他们的文本,实际上是表达现代语言、现代陈述、现代文本里的一种最好的陈述与不可说的东西之间的张力。

  雅昌艺术网:这个展览要带给观者的是什么?

  邱振中:第一是震撼,第二个是无法阅读。在印刷文本里让你很难阅读,现在书写出来的文本又阻断了阅读,双重阻断。

  展览首先让你看到从来没有见过的视觉图形文本;接下来你看到视觉图形文本产生要读的欲望时,但又读不懂。不过每件作品都有二维码,里边有对应的印刷文本,你可以去读,但又发现仍然很难读懂。实际上是让人有一种挫折感和敬畏感,同时又告诉你这是非常重要的文本,必须费尽心力去理解的文本。

创作现场创作现场

  雅昌艺术网:这次在书写方式上有什么不同?

  邱振中:以前写字,毛笔弹性不够,控制有困难时,你跟笔是经常有冲突的。但这一次书写,不考虑识读的问题,如果需要绕一个圈,但我发现笔毫弹性不够,那就不绕了,我就改变运行的轨迹,省略掉这个圈,或者换个方向继续写。我完全顺着笔的性能来,心里有这个字,但是写不成的时候就放弃所有的规定——这个字你是看不懂的。我写的时候知道是什么字,写完以后我也看不懂。

  雅昌艺术网:可能每写几个字或者是每写一个字中间都要经历这样一次“斗争”。

  邱振中:对,一直在斗争。造成的情况非常有意思,写的一瞬间我知道这个字,但写过就认不出来了。文本随写随弃。文本与主体之间的关系改变了。

  我觉得这是一种解放,里面甚至包含着革命的因素。以前的书法受制于某种东西,现在突然被另外一种关系所左右。这对书写也许是一次革命。它的意义,尚未尽知,但这无疑是深处的改变,是书写方式、书写性质的改变。

德里达《最后的谈话:我向我自己开战》德里达《最后的谈话:我向我自己开战》

  70㎝×70㎝ 2018 纸本水墨

  雅昌艺术网:从“双重阻断”的目的性来说,一方面给观者带来不能阅读的打击,但另一方面也有向好的目的,促使观众去想阅读和理解当代哲学和当代诗歌。

  邱振中:扫二维码得到的标准文本,我不能再负责为你解释。但是你会去想,邱振中为什么要做一个这样的展览?为什么要提醒我们阅读艰难?为什么最后又给出一个文本,让我们有了阅读、思考的机会?这就是说,一个愿意思考的人,在这次展览上就有了入口。

  雅昌艺术网:如果读不懂,纯欣赏文字带来的视觉效果,我把它当成图形来看,这是不是另外一个角度。

  邱振中:是的。作为视觉作品,我要让它的视觉效果跟已有的作品有质的区别,也包我自己的作品。

创作现场创作现场

  雅昌艺术网:这么大的墙面创作,是否之前有过构想?

  邱振中:其实开始是有构思的,有小稿,但是你想要在9米宽,高3.8米的墙面上写,不可能完全实现。

雅昌艺术网:您在书写时候是站在一个平梯上?用了多久时间完成?雅昌艺术网:您在书写时候是站在一个平梯上?用了多久时间完成?

  邱振中:升降机进不来,地板无法承受。用铁架子,写完了两行架子降下一格,再写。最困难的是写到接近地面的位置,跪着写、趴着写。这已经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书写了,这是一种行为,再往深处讲是一种修行。这种书写是我一生中没有的体验。写了将近十天。

创作现场创作现场

  雅昌艺术网:作品会随展览结束而拆除,是否有点可惜?

  邱振中:没什么可惜。展览的目标,就是一个按照我的构思去实现的展览,一个体验。不保存作品,是构思的一部分。

策兰《子午线》节选策兰《子午线》节选

  80㎝×80㎝ 2018 纸本水墨

  雅昌艺术网:其他的小作品是如何考虑的?

  邱振中:大作品只有三件,毕竟有视觉节奏的需要,所以就安排了四件(组)小作品,尺幅从60厘米到80厘米。当时考虑直接在墙上写,但在墙上写边界不好确定。后来用宣纸写,挂在墙面上。文本选择的是德里达的两段语录,策兰《子午线》和《山中对话》的片段。

德里达《爱德蒙·雅毕斯与书的问题》片断德里达《爱德蒙·雅毕斯与书的问题》片断

  2018 墙上水墨、炭笔

  雅昌艺术网:与刚才看到的写德里达《延异》不同,《书写与差异》节选为什么使用了一部分炭笔?

  邱振中:我是避免手稿和涂鸦的感觉。构思便留下了三块炭笔书写的部分,但毛笔和炭笔书写之间的阅读是被打乱的,这也是一重阻隔。炭笔的书写更自由。

策兰《暗蚀》《暗蚀补遗》局部策兰《暗蚀》《暗蚀补遗》局部

  2700㎝×350㎝ 2018 墙上水墨、炭笔

  雅昌艺术网:观众看到的最后一件壁书是策兰诗集《暗蚀》,书写形式变化了,还加入了绘画。

  邱振中:原来没有计划加上绘画。因为策兰的诗歌句子非常短,行数也少,有的三四行,有的七八行,这么大的空间,我有点儿担心,怕写不满,索性就先画一点,作为插图,把诗歌写在上面。德语文本是原来就有的计划。

  雅昌艺术网:这些图案是您随意勾的吗?

  邱振中:画的时候没有构思,画了几条线,然后不停地添加;有时找一个图形,随意发展。图形之间没有什么的联系。画完一看,基本分为四个段落,也好。绘画未必是插图,可以看做诗歌文本的联想。策兰的意象有极大的开放性。

《空·流》6×2.5×1.2m 2018 加拿大白松《空·流》6×2.5×1.2m 2018 加拿大白松

  雅昌艺术网:这次为什么想要做装置作品?

  邱振中:为什么会做装置?这是我想了很多年的一个问题。

  当代艺术中,平面作品的冲击力一般来说不如影像和装置,所以我会很多的去思考它们,并且我也有做影像和装置的想法。但是我不会轻易地动手。要到什么时候呢?要到我构想的装置和影像从我原有的作品、从我的感觉中生长出来的时候。它们之间必须有密切的联系。

  装置的名字是《空·流》,空间之流,作为我书写的一个诠释。我用方形的木料来拼接出一种抽象空间,这是我在狂草里体会到的一种随机生长的空间。草书中,当你写下这一笔以后,下面衔接的一笔就必须根据这一笔而随机接应,每一笔所产生的空间亦随机生成,这样的空间不是预计的,而是生长而成。这就是我构想的装置。

《空·流》6×2.5×1.2m 2018 加拿大白松 局部《空·流》6×2.5×1.2m 2018 加拿大白松 局部

  开始做模型时候,两个木块贴合在一起,它就是一个普通的木构件,但是有一次我把一个木块转动了一点,两个木块成为扭转拼置的时候,突然发现它变成了作品。这让我兴奋不已。原因就在于它们的面和线的关系彻底改变了,变得无限复杂。你看这些面的衔接,很容易联想到书写中的用笔,书写中笔接触纸的面是在不断变动的。我的构件成为一个模型,一种极好的暗示。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从1989年中国美术馆“最初的四个系列”展到2015年的“起点与生成”,再到当下的这次“语·默”,是否成为了您在书写上的三个阶段?

  邱振中:如果用展览当作标志,当然可以这么说。实际上每一个展览都是长期思考、工作的必然结果。此外每个展览都有各自不同的目标。河流的下游总是与上游密切相关。

  我对自己的创作有明确的想法,当代艺术展览最好根据场地来安排,其他什么都不考虑,只考虑主题和意义。比如这次的展览,要有多少人来看不管,一个人都不看,我也得竭尽全力做。如果这个展览重要,留存下的影像和展览前后的各种资料,大家会逐渐认识到它们的价值。

书写时的邱振中书写时的邱振中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的呈现方式让人更感觉是向当代艺术方向迈进的。

  邱振中:我觉得更好的说法是一种积累,一种必然的推进。艺术中的剧烈变化,对观众来说是“创新”和“革命”,但对作者来说其实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很艰难,一点一点的积累、推进,展览不过是抽出其中的几个面来给大家看,中间的过程大家不知道。

  比如,谁都奇怪我为什么会去做装置,人们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对草书的思考和体验,还有多少对当代装置的观察,没有这些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再说展览,里面有我多少年对德里达和策兰的阅读、思考——当然,谈不上哲学写作,但诗歌我一直在写着。一个这样的展览是把你长时间里各种感觉和思考汇聚在一起,哪怕只有几件作品,如果做到了,它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当然,我以后还会做些完全不同的作品,但是我不知道它们会是什么样子。艺术是不可预计的,这种感觉特别过瘾。

标签: 暂无标签
我要评论
0
不好
0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更多)
暂无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
我也说两句  欢迎  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出山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游客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请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 如威胁到本站生存, 将依法向有关部门报告, 同时本站的相关记录可能成为对您不利的证据。

相关法律法规

  •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
  •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
  •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
  • 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
  • 热点标签

    客户服务

    新闻编辑:
    电 话:400-860-9608
    E-mail:news@chushan.com

    项目合作:
    电 话:010-53677507 0543-5099777
    E-mail:vip@chushan.com

    会员服务:
    电 话:400-860-9608
    E-mail:kefu@chushan.com

    广告投放:
    电 话:010-53677507 0543-5099777
    E-mail:ad@chushan.com

    合作机构
    出山网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