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 帮助 收藏本站
现在时间:
出山名家汇艺术盛典
出山快讯  闸口海关查获年内首件禁止出境清代文物  香港8月将发行奥运会纪念邮票  《中国民间文物艺术品大系》主编与《古玩随笔》作者峰会举行  黄河三角洲视觉艺术研究中心成立大会隆重举行  刘奇葆:艺术家要用生活之源育艺术常青  
您所在的位置:出山首页 > 艺术资讯 > 综合新闻 > 2017年让人备感期待的15个欧洲大展

2017年让人备感期待的15个欧洲大展

2017/01/11 09:04:28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1028次 评论:0条 【我要说两句】
内容概要:从政治的角度上来说,2016年无疑是一路坎坷,虽然现在已经松口气与之告别,但是我们依然会好奇2017年会是怎样的。对于艺术界来说,至少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欧洲的博物馆有着众多棒极了的展览等着你去欣赏,至少,可以让你暂时忘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有两个人的游泳池)》(Portrait of an Artist ( 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图片:courtesy David Hockney.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有两个人的游泳池)》(Portrait of an Artist ( Pool with Two Figures),1972)。图片:courtesy David Hockney.

从政治的角度上来说,2016年无疑是一路坎坷,虽然现在已经松口气与之告别,但是我们依然会好奇2017年会是怎样的。对于艺术界来说,至少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欧洲的博物馆有着众多棒极了的展览等着你去欣赏,至少,可以让你暂时忘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从20世纪现代主义大师到当代艺术的沧海遗珠,各种机构都推出了自己的力作。准备好你的日程表,迎接我们为你做出了2017年欧洲博物馆大展手册吧。

伊恩·威尔森,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柏林,1月20日– 5月14日

 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外景,Van Snick,《日 夜》(Dag Nacht,1984 –持续至今)。图片:by Frank Sperling, courtesy Tatjana Pieters.
  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外景,Van Snick,《日 夜》(Dag Nacht,1984 –持续至今)。图片:by Frank Sperling, courtesy Tatjana Pieters。

威尔森的影响力还延伸到了其他3位艺术家:挪威的Hanne Lippard,英国的Paul Elliman以及美国的Adam Pendleton,他们会根据威尔森对于语言、交流、以及人际互动的探索各自做出一个展览呈现。

Lippard的“肉体“(Flesh)将会在旋转楼梯的顶部用自己的声音环绕观众。Elliman的“如你所言”(As You Said)将会展出使用“像字母的物件“和“像语言的声音”的方法创作、探讨沟通边界的新老作品。Pendleton“枪击他的脸“(shot him in the face)则是简单直接:占据KW整个楼面的一堵广告牌式的墙面上,贴满黑白两色的文献作品。整体而言,这个展览将延续这一机构概念性、参与性的展览策划,观众们可以在1月20日的周末去免费参观。

Laure Prouvost,Witte de With,鹿特丹,1月27日—4月9日

《潮湿的流浪者》(The Wet Wet Wanderer,2011)截屏。图片:Courtesy Laure Prouvost.
《潮湿的流浪者》(The Wet Wet Wanderer,2011)截屏。图片:Courtesy Laure Prouvost。

Laure Prouvost将亮相Witte de With,展出她参与的“Para | Fictions“—由8位艺术家接受委托创作、探讨艺术与文化模糊边界的作品。

作为展出的第五位艺术家,Prouvost将推出《潮湿的流浪者》,这来自于她的剧情长片《流浪者》(The Wanderer,2011)。作品带有这位法国艺术家的典型风格,观众们可以在底层的展厅里体验来自电影的疯狂音效。

在“潮湿场景“当中,我们会跟随者一位饱受折磨的作家;他的思维逐渐打开,使用一直乌贼作为画笔,用它的墨汁在纸上画画。跳跃的剪接片段会伴随雕塑、影像、声音一起出现在用乌贼墨汁和伏特加喷泉装点的房间里。这位2013年特纳奖得主认为“语言和乌贼一样湿滑,”并且用自己从影片到雕塑的作品做出了比喻。

“大卫·霍克尼“,泰特不列颠美术馆,2月9日— 5月29日

 大卫·霍克尼,《未完成的自画像与模特》(Model with Unfinished Self-Portrait)。图片:Private Collection ©David Hockney Courtesy Tate
  大卫·霍克尼,《未完成的自画像与模特》(Model with Unfinished Self-Portrait)。图片:Private Collection ©David Hockney Courtesy Tate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将以一个大展开启新的一年:在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80岁生日之际推出大型回顾展。

展览包括了油画、绘画、影像、摄影以及版画,作品时间跨度长达60余年,除了包含这位英国波普与现代艺术大师的回顾性作品之外,还有很多从未亮相的新作。

观众们可以看到他在阳光明媚的加州创作的作品,也可以见到他备受喜爱的手绘、版画以及实验性摄影。这个被泰特称为千载难逢的展览,你可以一路追寻和梳理霍克尼的创作技巧,不可错过。

“沃夫冈·蒂尔曼斯“,泰特现代美术馆,伦敦,2月15日— 6月11日

 沃夫冈·蒂尔曼斯,《astro crusto, a 》,(2012)。图片:©Wolfgang Tillmans, Image courtesy Tate Modern.
  沃夫冈·蒂尔曼斯,《astro crusto, a 》,(2012)。图片:©Wolfgang Tillmans, Image courtesy Tate Modern。

对于沃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来说,2017年似乎是重要的一年。这位艺术家将举办首个在泰特的展览,展出肖像、风景、静物、抽象摄影、影像、数码幻灯片、出版物、策展项目以及音乐作品,时间跨度从2003年至今。

展览的关注点不是他早期记录青少年文化的摄影,而是从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开始到最近的英国脱欧、难民危机、以及特朗普当选期间,他持续数十年的对于政治的关注。在泰特的南面大油罐里,这位艺术家将会展出巨型的音乐与影像装置作品,并且根据这个混凝土工业空间的和声结构来举办一系列活动。

展览结束——也正好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他还在巴塞尔的 Fondation Beyeler举办夏季展览,展览的主题是作为生产和生活空间的工作室。这也是该机构的首个大型摄影展,但也会包括影像和声音作品。展览日期是5月28日至10月1日。

布鲁斯·康纳“都是真的“(It‘s all True),索菲亚皇后艺术中心,马德里,2月22日—5月22日

 布鲁斯·康纳,《SPIDER LADY HOUSE》,(1959)。加州奥克兰博物馆馆藏,Collectors Gallery与国家艺术基金捐赠。图片:courtesy ©Bruce Conner, VEGAP, Madrid, 2016.
  布鲁斯·康纳,《SPIDER LADY HOUSE》,(1959)。加州奥克兰博物馆馆藏,Collectors Gallery与国家艺术基金捐赠。图片:courtesy ©Bruce Conner, VEGAP, Madrid, 2016。

布鲁斯·康纳(Bruce Conner)16年来的首个大型展览“都是真的“是去年夏季纽约最棒的展览之一。2月,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之后,这个展览将横跨大西洋来到马德里的索菲亚皇后艺术中心(Museo Reina Sofia),正好与第36届ARCOMadrid艺博会时间重合。

这个回顾展展出了这位具有远见的美国艺术家的250余件作品,他从欧洲风格的绘画以及拼贴开始,逐渐转向了实验电影的创作,并且成为了该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国际人物。

早期的影像作品,比如《 A movie》(1958)或者《Breakaway》(1966),显现出康纳对于新科技以及流行文化的好奇。在晚期的作品当中,这位艺术家对于这种媒介越来越运用自如,也开始逐渐关注政治主题,并由此诞生了诸如《Crossroads 》(1976)这样的大师之作——这部关于核能恐怖的破坏力所创作的奇异美感的影片让人在恐惧的同时也充满了惊异。 实验作曲家Patrick Gleeson与Terry Riley创作的配乐下,《Crossroads》成为了康纳最持久不衰的大师级作品,除了众多的艺术造诣之外,它与当下的环境依然相关。

Harun Farocki,“Counter Music“,Haus der Kunst,慕尼黑,3月10—5月28日

Harun Farocki,《Counter Music》(2004)截屏。图片:courtesy Haus der Kunst.
Harun Farocki,《Counter Music》(2004)截屏。图片:courtesy Haus der Kunst。

已故电影人Harun Farocki 2004的作品“Counter Music“的德文原题是“Gegen-Musik”。这个双屏影像用艺术家自己的话来说,是“一座城市的电影……但是却有不同的图像。“工业生产、监控录像、以及苏联电影人Dziga Vertov的影片片段被切碎混合,用以探讨当时艺术家眼中工作、生产、以及消费的问题。

Farocki参与了至今仍然对工作者们的离散产生影像的全球化进程,这让《Counter Music》在2017年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相关性。

“英国同性恋艺术1861-1967“,泰特不列颠,伦敦,4月5日—10月1日

Simeon Solomon,《Sappho and Erinna in a Garden at Mytilene》(1864)。图片:Courtesy Tate
Simeon Solomon,《Sappho and Erinna in a Garden at Mytilene》(1864)。图片:Courtesy Tate

看起来这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仅仅50年前同性恋在英国还是违法的(不幸的是,多达70个国家至今仍然认为同性恋违法)。英国同性恋艺术(Queer British Art )将历史的起始时间设定于1861年——那一年废除了鸡奸罪的死刑——至1967年——这一年颁发的Sexual Offences Act废除了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对于男性同性性行为的定罪。

诸如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Dora Carrington、Duncan Grant、以及大卫·霍克尼等艺术家的作品将会全面的展示出同性恋艺术家让人吃惊的多元化包容性的作品(至少在表面上——artnet新闻确实在4月的文章当中写道,这个展览很遗憾的只关注男同性恋艺术家),探讨这段历史时期当中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以及同性恋艺术家所扮演的角色。从个人化的作品到政治主题的作品,这个展览将通过艺术以及相关领域来梳理LGBTQ社群的人权发展史。

Trisha Donnelly,路德维希博物馆(Museum Ludwig),科隆,4月14日—7月30日

 Trisha Donnelly,《无题》(UNTITLED,2012)。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Trisha Donnelly,《无题》(UNTITLED,2012)。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作为路德维希博物馆2017Wolfgang Hahn Prize得主,美国艺术家Trisha Donnelly将会在这个机构的科隆场馆举办个展,时间正好与Art Cologne 2017重合。Donnelly的激进创作非常多元,无法简单定义。这位使用摄影、绘画、声音、雕塑、表演以及装置等多元媒介的观念艺术家,不允许在自己的展览当中出现介绍说明的文字。所以很难说在路德维希博物馆的展览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可以肯定,这会是年度的一个亮点。

鄢醒,巴塞尔美术馆(Kunsthalle Basel),6月2日—8月20日

鄢醒,《羞的故事》(The Story of Shame),2015。图片:Courtesy Kunstalle Basel鄢醒,《羞的故事》(The Story of Shame),2015。图片:Courtesy Kunstalle Basel

鄢醒在巴塞尔美术馆的展览恰逢赶在2017年巴塞尔艺博会的前夕开幕。艺术家以叙事的手法设计出了受一位虚构的策展人委托所进行的一场虚构式展览,而这位策展人想象出的生活决定了这场展示所暗藏的性意味。

鄢醒的作品往往都是由他自己的构想组成、发展而来,包含了一系列带有自传性的叙事、研究、美学理念和幻想,通过文学理论、历史以及艺术史的角度来研究我们是如何创造了当下的历史。作为鄢醒在瑞士的首次个展,借着巴塞尔艺博会的东风,想必会为他带来不少关注。

贾斯帕·琼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9月23日—12月10日

贾斯帕·琼斯(Jasper Johns),《旗帜》(Flag),1983。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New York
贾斯帕·琼斯(Jasper Johns),《旗帜》(Flag),1983。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New York

尽管开展时已入深秋,但伦敦皇家艺术学院2017年最受关注的展览之一仍会在今年秋季与观众见面。作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美国艺术家之一,贾斯帕· 琼斯的回顾展将占据艺术学院的整个主展示厅,作品类型则包含了油画、雕塑、版画和绘画。

贾斯帕·琼斯的名字虽然经常与新达达主义联系在一起,但此次的展览试图将重点放在其艺术生涯另外的篇章上,展示他在抽象表现主义以及对各种创作媒介研究方面的影响力。

为了帮助你熬过九月正式开展前的日子,Wildenstein Plattner学院已经宣布将在4月发行艺术家的全套作品图册,共5卷。这套厚重的出版物收录了1954年-2014年间艺术家的所有作品,经过和琼斯长达十余年的紧密合作才最终得以问世。

“达利/杜尚“ (Dalí / Duchamp),伦敦皇家艺术学院,2017年10月7日—2018年1月3日

马塞尔·杜尚,《The King and Queen Surrounded by Swift Nudes》,1912。图片:courtesy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The Louise and Walter Arensberg Collection, 1950-134-63a ©Succession Marcel Duchamp/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6
马塞尔·杜尚,《The King and Queen Surrounded by Swift Nudes》,1912。图片:courtesy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The Louise and Walter Arensberg Collection, 1950-134-63a ©Succession Marcel Duchamp/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6

萨尔瓦多· 达利(Salvador Dalí)和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各自被认为是超现实主义和达达主义的标杆人物。这场展览由皇家艺术学院携手佛罗里达的圣彼得堡达利美术馆(Dali Museum)、Gala-Salvador Dali基金会以及马塞尔·杜尚协会共同举办的展览,通过同时展示两位艺术家具有代表性或略不为人知的作品,形成两者间的对话, 将创作多变的两者重新定位为艺术成就早已跨越了艺术史的严格定义及人们普通认知的人物。

具有远见的法国艺术家杜尚的油画,将悬挂在达利的作品旁,而后者作品中的超现实元素与杜尚的现成品艺术有着惊人的相似性。鉴于两位艺术家在生活中也是朋友的关系,展览还将呈现两人之间讨论情色、语言、光学以及游戏等共同兴趣爱好的通信往来。

Camille Henrot, 巴黎东京宫 “Carte Blanche“ 项目,10月18日—2018年1月17日

 2016年5月,Camille Henrot 在创作《星期一》( Monday)Fondazione Memmo。图片:courtesy Daniele Molajoli
  2016年5月,Camille Henrot 在创作《星期一》( Monday)Fondazione Memmo。图片:courtesy Daniele Molajoli

巴黎东京宫今年秋天要把场地全权交给艺术家Camille Henrot,但对于艺术家现在究竟在创作些什么却没有泄露半点风声。去年5月到11月,这位在纽约工作的法国艺术家在罗马的Memmo基金会(Fondazione Memmo)展出了自己的作品《星期一》:以一座铜质的雕塑和石膏壁画,向每周的第一个工作日致敬。

基金会方面透露说,这件作品只是一个更大的创作计划的一部分,剩余作品则受到了一周内其余六天的启发。这样看来,Henrot很有可能在今年10月把有关周二到周日的创作搬到巴黎。Daria de Beauvais将担任策展指导。

在Camille Henrot之前的“Carte Blanche“项目,是由Tino Sehgal去年秋天在整个当代艺术中心里进行的创作。

Alina Szapocznikow,伦敦 Hepworth Wakefield,2017年10月20日—2018年2月

 Alina Szapocznikow,《小甜点 I 》(Petit Dessert I),1970-71。图片:courtesy Thomas Mueller-Court
  Alina Szapocznikow,《小甜点 I 》(Petit Dessert I),1970-71。图片:courtesy Thomas Mueller-Court

2011—2012年,由Elena Filipovic和Joanna Mytkowska策划的重新发现波兰艺术家Alina Szapocznikow巡展在当时颇有影响力,在经过了布鲁塞尔的WIELS、华沙的现代美术馆以及纽约MoMA等数场展览后,却与英国失之交臂。幸运的事,将自己视为重要的展示雕塑作品机构的Hepworth Wakefield很快要结束英国人这场漫长的等待。

集结了50多件作品的展览,是这位重要的波兰艺术家在英国的首个回顾展。她从二战的大屠杀侥幸逃脱后便前往巴黎,继而在那里发展出了独特的雕塑语言,创作出以包括自己在内的人体部位为模型,但呈现的却是一盏灯或一个甜品盘等日常物件。这些被艺术家称作看上去“有些尴尬的物品“将会是展现Alina丰富的创作生涯展览的一部分,展览将跨越从年轻时代的具象社会性雕塑到达到其创作顶峰的一系列带有自传意味、形似肿瘤的雕塑,其中“肿瘤物”所探讨的疾病问题也让艺术家的生命早早终止于43岁。这场展览,千万不可错过。

老佛爷基金会(Lafayette Foundation)在巴黎开幕,2017年秋

即将重新修整前的Lafayette基金会。图片:Courtesy Foundation Lafayette即将重新修整前的Lafayette基金会。图片:Courtesy Foundation Lafayette

巴黎历史悠久的老佛爷百货公司一直以来都支持着艺术行业的发展,而在2017年它将在巴黎迎来属于自己的基金会。通过一系列在巴黎市内举办的临时展来展现基金会收藏的那些年轻又前卫的艺术家作品,人们对于老佛爷艺术基金会的开幕都已满怀期待。新的基金会建筑不仅将作为展览空间使用,也会为年轻艺术家提供工作室空间。

基金会的地址位于巴黎Plâtre 大街上一栋建于19世纪的历史建筑,目前曾担任米兰Prada基金会建筑师的莱姆·库哈斯(Rem Koolhaas)正在负责翻新工程。基金会的董事成员包括Chris Dercon、巴塞尔美术馆的Martin Hatebur以及毕加索美术馆的Laurent Le Bon。

两家伊夫·圣·罗兰博物馆(Yves Saint Laurent Museums)在巴黎和马拉喀什开幕,2017年秋

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在Dar el Hanch。图片:©Pierre Bergé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在Dar el Hanch。图片:©Pierre Bergé

时装设计师伊夫·圣·罗兰被誉为彻底改变了我们穿衣风格的人,其中将女性牛仔裤概念化和传播高街时尚理念只是他一生中留下的重要两个方面,但却已经包含了时尚产业中创造力和经营概念两个重要的因素。 设计师本人与巴黎和马拉喀什都有着深厚羁绊,因此在两座城市同时开设博物馆以纪念他极具影响力的一生,也算是无可厚非。

巴黎的馆址将位于Marceau 大道上的Pierre Bergé-Yves Saint Laurent基金会内,他曾在此创作出了自己最具代表性的设计系列,同时馆内还将呈现圣·罗兰最新近的私人收藏。而马拉喀什的博物馆则会在8000平方米的空间内展出Pierre Bergé-Yves Saint Laurent基金会的收藏品。两家博物馆目前暂定于秋季开幕,但尚未确定具体日期。


标签: 欧洲大展 展览 博物馆
我要评论
0
不好
0
返回首页
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更多)
暂无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查看更多)
我也说两句  欢迎  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出山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游客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必填)

请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 如威胁到本站生存, 将依法向有关部门报告, 同时本站的相关记录可能成为对您不利的证据。

相关法律法规

  •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
  •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
  •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
  • 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
  • 热点标签

    客户服务

    新闻编辑:
    电 话:400-860-9608
    E-mail:news@chushan.com

    项目合作:
    电 话:010-53677507 0543-5099777
    E-mail:vip@chushan.com

    会员服务:
    电 话:400-860-9608
    E-mail:kefu@chushan.com

    广告投放:
    电 话:010-53677507 0543-5099777
    E-mail:ad@chushan.com

    合作机构
    出山网
    扫描二维码